校史工作
 校史素材 
 网上校史馆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史工作 > 校史人物 > 正文
盛美萍:科学之巅盛开的雪莲
2008-11-02 11:07   审核人:

38岁的盛美萍又一次站到聚光灯下。

西北工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声学学科带头人盛美萍,在荣膺“第九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全国巾帼建功标兵”等18项殊荣之后,又荣获“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全球惟一奖励科学女性的项目(“为投身科学的女性”计划),是被誉为女性科学界的诺贝尔奖在中国的成功延伸。盛美萍是首位获得该大奖的陕西省科学家。

盛美萍是西工大的名人,且名不虚传。两年前,记者刚调到西工大工作时,就耳闻盛美萍夫妇不同寻常的故事。两年来,她的喜报不断,且给学校带来一次高过一次的荣誉。两天前,记者第一次见到盛美萍。结束对她的采访,记者的脑海竟瞬间奇异般涌现天山之巅大朵大朵的雪莲,洁白清纯的雪莲拥抱着深邃悠远的蓝天,仿佛令记者的眼前变得一片澄澈、一片透明。记者的心不禁“咯噔”一下:盛美萍,可不就是科学之巅盛开的雪莲么?––

心无旁骛 深水静流

来自南方浙江宁波的盛美萍,却有着北方女性的淳朴、爽朗和率真。乳白色的夹克衫、藏青的牛仔裤,现代女性的着装包裹着的却是传统、聪慧而温柔的南方女性的本质。时而从容、时而激情、时而深沉的讲述,不经意间折射着一个知识女性自信、坦诚、宽容的人格魅力,不自觉地流露着一位女科学家的坚韧执着、追求真理的可贵品质。

记者的采访一向开门见山。“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既是记者采访盛美萍的直接因由,也是记者访谈的首要话题。

“得到这个大奖,我很意外,因为很多人都做得比我好。”盛美萍平静而自谦地说,“西工大为国防科技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长期以来,学校有一大批为国防科研事业默默奉献的人;虽然我一直在认真地做着一件事,但自感距老一辈科学家还差得远……”

生于殷实之家,却自幼勤奋好学。打上小学起,盛美萍就是个天资聪颖又肯用功的好学生。“我天性就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但我同样也喜欢科研和教师单纯而安静的生活方式。”她说。

1989年,盛美萍作为保送生怀着对科学事业的朦胧神往,毅然告别南方温暖舒适的家,奔向陌生的大西北,因机缘巧合她来到西北工业大学。学士–硕士–博士,盛美萍几乎是一股作气读到中国大学的顶级课程。走进西工大,她就再也没离开过这里。从当初一见钟情的选择到一往情深的坚守,一转眼就是20年。“我与西工大结下了终生不能割舍的感情。”盛美萍深情地说。

在这里,盛美萍遇到众多的良师益友。在这里,她收获了沉甸甸的学业––荣获“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这是她第一次崭露智者的光芒;在这里,她同样收获了美满的爱情––与同门师兄王敏庆结为比翼齐飞的科学家伉俪,一时传为西工大校园的佳话。在这里,她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并日益坚定献身国防、献身科学、献身三尺讲坛的人生理想,且心无旁骛而无怨无悔。“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这人没有什么大抱负,只是一心想为祖国做点事,为学校做点事,踏踏实实地做点自己能做的事。”这是盛美萍发自内心的声音。

老实做人、踏实做事、务实求真––这是父亲对女儿自小的熏陶和教诲,并深深地烙上盛美萍的人格底色。如果说是父亲给盛美萍定下了做人的准则,那么,西工大就是她从一名优秀学子成长为一位科学家的摇篮。西工大“公诚勇毅”的校训和“三实一新”的校风深刻地浸润和濡染着她。“尽管有人认为我很苦很傻,但我这种性格已深到骨子里了,怕这辈子也改不了了。”盛美萍略带自嘲地说。

自攻读硕士研究生开始,盛美萍就投身到西工大知名教授、航海学院博士生导师孙进才的门下,从事振动与噪声控制研究,直至获得博士学位。孙进才教授对科学孜孜以求、顽强拼搏的精神深深地影响着她。孙教授曾两度出国深造,并先后与英国南安普顿大学和美国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进行过多年的合作研究,在振动与噪声控制方面造诣颇深,他的研究成果曾受到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关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盛美萍夫妇在导师研究的基础上继续探索,均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第二届和第三届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评选中,盛美萍的论文和她的爱人王敏庆的论文先后双双入选。提及荣获“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记者不禁向她竖起大拇指。“这不是我不简单,是我的导师了不起,说到底学生首先就是导师学术思想的实践者。”她依旧恳挚而谦逊。

已经年逾古稀的孙进才教授提起弟子盛美萍时,由衷地欣慰,从电话里传来孙老先生言简意赅、字字铿锵的声音:“勤奋,有创新。”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与盛美萍交谈,记者时时能感觉到她质朴平淡背后的大智大慧,时时能触摸到她淡泊宁静深处的火山和激流。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当越来越多的人经不起五光十色的诱惑而气躁心浮时,来自商品经济十分发达的沿海地区,盛美萍却20年如一日坚守在她的“象牙塔”里,在常人看来的确有些不可思议。“曾经有人问我‘你到底是追名还是求利’时,我竟一时语塞,因为我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只能傻傻地看着他……”盛美萍认真地说,“科研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对我来说它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常态,或许我是个更重于享受心灵愉悦的人……世界需要科学,科学需要女性,我希望有更多优秀的年轻人、更多的女性投身到科学事业中来。”

然而,盛美萍又是个孜孜追求完美的科学家。有时当她发现世界不那么完美的时候,也会很受伤害。盛美萍坦率地说,“无论是搞科研、从事教学还是指导研究生,我都是个要求近乎苛刻的人,手头的事情没做好,心里就无法快乐;我是个普通人,只求实实在在地做好每一件事,脚踏实地地走好每一步。”

没有刻意的追求,一切仿佛都是水到渠成。近10年来,盛美萍在科研与教学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获省部级以上科技奖励6 项,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短短几年间,培养了近20名研究生……她把自己的智慧和心血全部奉献给了祖国的航海科技和教育事业,为科技强军默默谱写着一篇篇壮丽的华章。

打开盛美萍的简介,其后附了一长串的荣誉和奖励。“您最看重哪一项荣誉?”记者问。

“我最在乎的是‘西北工业大学优秀青年教师’。”盛美萍的回答不禁令记者“怔”了一下,因为这是她所有奖项中“级别”最低的一项。

“作为一个教师还是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基础研究上,通过基础研究更好地服务于高层次人才的培养。”盛美萍认真地说。

盛美萍为本科生上的是陕西省精品课程“振动与噪声控制技术”。多年来,她一直坚持上讲台,为本科生上好每一节课。“学生爱听,我自然乐意讲。”她说,“人才培养是高等教育的第一要务,也是高校教师的首要职责,能入选西北工业大学优秀青年教师,这是对我教师角色的认可和肯定,作为一个教师还有什么比这项荣誉更令我珍视和快慰的呢?!”

盛美萍是低调的。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她反复说自己没有做出什么成绩,一再强调是西工大方方面面良好的环境造就了她。“西工大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栋梁之才,希望多宣传他们为祖国所作的贡献。”她认真地说。

父亲成了盛美萍深藏内心不能触碰的疼痛––五年前,怕女儿分心,父亲一直对她隐瞒着真实的病情,直至溘然长逝。“我的父母,我的家人,对我的支持太大了!”回眸自已的成长历程,回溯一路走来的往事,盛美萍禁不住泪流满面,泪花闪烁中即刻绽放出的笑容,令记者为之动容,也令记者顷刻间感受到一位女科学家倾力付出后的人生百味。

在同事们的眼里,盛美萍是位好教师,也是位好妻子和好母亲;她是一位科学家,也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挺秀色于冰涂,厉贞心于寒道”,这是咏梅的诗句,用来比拟盛美萍,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吴秀青 )

关闭窗口